美国猴痘病毒基因组惊现第二分支:至少两波疫情正同时发生

2022.06.05 -

猴痘病毒基因组测序工作又有惊人发现。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当地时间6月3日发表声明称,来自美国的新的病毒基因组测序显示,目前在非洲以外发生的猴痘疫情至少有不同的两场。相关官员表示,这暗示着猴痘在全球传播的范围更广,疫情发生的时间也比此前认识到的更长。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表示,最新完成的6份( 2份来自2021年,4份来自2022年)美国猴痘病毒基因组测序结果中,有3份与目前在欧洲传播的大规模疫情中涉及的病毒基因组有显著不同。

而在5月已经公布的来自葡萄牙、法国、比利时、德国等欧洲国家的近40份猴痘病毒基因组测序结果均显示,本轮猴痘疫情指向同一个源头——这些病毒样本之间彼此相似,与2018—1019年在英国等地发现的猴痘病毒有密切关系,同属症状较温和、致死率较低的猴痘病毒西非株系。

截止北京时间6月4日,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数据显示,自5月初在英国发现欧洲首例猴痘病例以来,全球确诊的猴痘病例已经达909例,疑似72例,已有约40个国家报告了确诊病例。英国是目前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其确诊225例,其次是西班牙186例。美国11个州报告了27例病例。

确诊病例中大部分是由同性恋、双性恋和其他与男性发生性关系的男性感染患者。考虑到猴痘此前作为一种热带的人畜共患传染病,主要发生在非洲的刚果金、尼日利亚等国家和地区,罕有非洲以外的病例报告,此次猴痘疫情的蔓延趋势超乎寻常,同时疑点重重。

6月3日,在此前公布的4份2022年猴痘病毒基因组序列报告的基础上,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公布了最新检测的另外4份2022年病毒基因组序列,以及2021年引入的2个病毒基因组序列。这2个在2021年7月和11月发现的病例,分别是前往尼日利亚并返回得克萨斯州和马里兰州的患者。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高后果病原体和病理学部门主任英格·达蒙(Inger Damon)在接受美国医学网站www.statnews.com采访时表示,新检测出的这3份不同的猴痘病毒基因组之间明显相互关联,并有一个共同的祖先,但它们彼此之间的差异,也比之前测序的其它病毒之间的差异更大。

在这三个病例中,患者感染猴痘病毒的地理范围也令人吃惊——一个在尼日利亚,一个在西非其他地方,第三个在中东或东非。达蒙承认,相关的病毒株明显已经广泛地传播(与欧洲的暴发毒株不同),这也表明,在那些将猴痘作为地方性病毒的国家之外,猴痘暴发的时间可能比人们所认识到的更长。

“我们认为,这也意味着,在最近的一些时间点,病毒可能很多次从尼日利亚传出,而且可能在全球范围内发生了额外的传播事件。”达蒙说,“这确实提出了一个问题,即是否在更大范围的地区存在着宿主和人类感染? 我认为有必要进一步了解中东和东非是否是病毒被传入的潜在地区。”

但达蒙表示,这三个不同的病毒基因组序列不太可能表明,在去年7月得克萨斯州发现猴痘病例后,在美国国内有未被发现的传播。“目前我们没有任何证据支持这一点。这些人的发病确实与他们的旅行事件有关。”

当被问及是否认为猴痘的传播可以被阻止时,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达蒙表示,“我们正在努力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并考虑可以使用什么公共卫生工具来防止进一步的传播,包括研究疫苗和相关的治疗方法,”她说,“我认为只有通过严密的监视和观察正在发生的事情,才能了解这是否是可以控制的。”

达蒙说,新的研究结果表明,目前全球的医护人员在面对有不寻常溃疡或可能是性传播感染的病人时,应该考虑是猴痘的可能。

不断扩大的猴痘疫情给公共卫生部门在沟通传播上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他们认为有必要给予目前处于最大风险的人群——与男性发生性关系的男性必要的提醒,但又要避免进一步使一个经常遭受社会谴责的群体蒙上污名。

此前,来自意大利的研究团队表示,根据目前掌握的信息,大多数已证实的病状表现为肛周、生殖器病变,少数皮肤病变具有同步进化模式。

六月已经来临。每年的六月是全球性少数群体(同性恋,双性恋,无性别,跨性别人群等)的“骄傲月”(pride month) ,通常全球各地都会举行一系列游行庆典。在这样的背景下,全球的卫生官员正在努力提高人们对不断蔓延的猴痘疫情的认识。

“没有人想要搞砸这一切”

当地时间6月2日,世界卫生组织卫生突发事件项目的新发疾病和人畜共患病部门负责人玛丽亚·范·科克霍夫(Maria Van Kerkhove)在接受www.statnews.com一次独家专访时,就目前公众关于猴痘疫情最关注的一系列问题——疫情的危险程度以及应对上的挑战等作出了相关回答。

Q:“此次猴痘疫情到底有多危险或多不危险? ”

玛丽亚·范·科克霍夫:“我们担心的是,首先,到目前为止,我们不知道感染的程度。这不是像我们看到的新冠肺炎那样的爆炸性疫情,但它绝对不同。已经报告的病例跨越了40个国家——这个范围已经相当广,这表明还有更多的病例被遗漏了。”

“同时,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从未见过的传播模式。显然,猴痘已在其非流行国家传播了几个月。我们还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开始的。当我们试图向更广泛的受众解释这一点时,我们意识到我们对这种特殊的病毒知之甚少。同时我们也要确保我们的目标是那些风险最大的人,确保他们获得正确的信息。考虑到在艾滋病毒出现之初所犯的错误,没有人想把现在的这一切搞砸。”

“根据目前在非流行国家看到的信息,我们认为可以防止进一步传播。猴痘病毒和冠状病毒不一样。就传播而言,当某人出现症状时,是发生了真正的身体近距离接触。所以我们使用皮肤接触、嘴对皮肤这样的短语,这与我们描述呼吸道疾病的方式不同。”

“目前似乎大多数的案例都发生在MSM(男男性行为)群体中。病例中有一些女性,但我们没有看到数目像在MSM群体中那样扩大。幸运的是,我们还没有看到病毒在孕妇、弱势群体和儿童等高危人群中传播。但如果病毒传播到脆弱人群——有基础疾病的人、儿童、孕妇——那么我们可能会看到病毒严重程度的转变,而这也是我们所担心的问题。”

Q:“欧洲卫生局警告称,如果猴痘病毒从人溢出到动物,会成为地方流行病。如何看待这一警告?”

玛丽亚·范·科克霍夫:“在过去的几年里,全球卫生组织在与公众沟通的方式上学到了很多。首先,我们必须准确。其次,我们必须谈到可能性。目前我们对猴痘病毒还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我们不知道病毒的R0——平均来说,一个被感染的人会感染多少人。关于猴痘的流行病学,我们掌握的信息也非常有限。谁是最脆弱的? 病毒为什么传播? 如何传播? 动物传染病外溢事件与人际传播的比例如何? 传播究竟是如何发生的? 这是需要改进的工作之一。”

“另一件我们不太了解的是死亡率。人们谈论的比例是1%到10%,这取决于猴痘病毒的进化支。但这是粗略的死亡率,是根据已发现的病例计算的,还有漏诊的病例、未被确认的病例,这表明粗略的病死率处于真实死亡率的高端。不过,3%至6%也不低。”

Q: “未来几个月,我们是否会对猴痘有更多的认识?”

玛丽亚·范·科克霍夫:“会。我们遇到了一个正在传播的、持续的人畜共患病的外溢问题,可能几年来猴痘一直在西非和中非的几个国家发生人际传播。尽管世卫组织试图让人们注意到这一点,并试图促进人们对这种疾病诊断、治疗和疫苗的重视,但对这一问题的关注实际却很少。”

“我们需要目前的情况来推动议程。我认为这本身就令人心碎——我们关注非洲,是因为它现在正在影响这片大陆以外的国家。”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 END -

623
0

五大要点总结!美联储自2018年来首次加息 美股缘何“涨声雷动”?

  尽管经济增长的风险和阻力不断上升,但面对着四十年来最高的通胀率,美联储隔夜还是如市场预期般决定加息25个基点,在抗击通胀和阻止经济下行之间,毅然选择了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