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锂矿”争夺战上演续集:起拍价暴涨60倍 鹿死谁手?

2022.11.24 -

今年5月,一场看似普通的司法拍卖意外火爆:鏖战五天五夜,起拍价335万元的标的物——雅江县斯诺威矿业发展有限公司54.2857%股权最终以超20亿元的“天价”成交,其间经历3448次出价、3418次延迟、近百万人次围观,创下罕见拍卖纪录。最后关头出现的神秘自然人买家,令这桩拍卖越加扑朔迷离、彻底“出圈”。

围绕斯诺威控制权的争夺战并未因拍卖落锤而尘埃落定。因当时的拍得者谭威最终悔拍,斯诺威再度登上拍卖台。澎湃新闻注意到,“天价锂矿”拍卖第二季即将上演:淘宝网阿里资产破产拍卖平台显示,斯诺威54.2857%股权将于11月25日10时至11月26日10时(延时除外)进行公开拍卖。相较于上一轮,此次拍卖的门槛更高、规则也更复杂严苛。

但业内认为,新一轮斯诺威争夺战可能更为焦灼。根源在于市场对于滚烫锂资源的渴求,今年年初电池级碳酸锂价格约28万元/吨,进入11月一度突破60万元/吨关口,目前仍坚挺站稳年初的两倍左右。

截至目前,明确表露“抢矿”意向的包括盛屯系旗下的盛新锂能(002240.SZ)和协鑫系旗下协鑫能科(002015.SZ)。前者背后的实控人为资本腾挪术娴熟的福建富商姚雄杰,后者则与斯诺威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此外,天华超净(300390.SZ)、川能动力(000155.SZ)、融捷股份(002192.SZ)、蜀道集团等也被曝出有意参与斯诺威股权拍卖。

竞逐斯诺威,两大对手什么来头

“20亿元的拍卖,还要承担债务,仅是探矿权,不敢说对还是不对,只能说远远超出想象。可能为了锂矿有一点不顾一切的感觉,但我希望它(对行业)是好的事情。”今年5月的斯诺威拍卖结束数天后,锂矿巨头天齐锂业董事长蒋卫平曾在年度股东大会上评论称。

截至11月24日8时许,距离最新一轮竞拍还剩一天,阿里资产破产拍卖平台上斯诺威54.2857%股权的拍卖页面显示,已有2人报名、16000多人次围观,起拍价较上一轮暴涨近60倍至2亿元。竞买人资料提交截止时间为24日10时。

“天价锂矿”争夺战上演续集:起拍价暴涨60倍 鹿死谁手?

相较于上一轮,此次拍卖的门槛更高、规则也更复杂严苛。

该标的将采用多轮增价拍卖形式:根据拍卖规则,本轮拍卖为第一轮拍卖,起拍价为2亿元,保证金4000万元,加价幅度100万元或100万元整数倍,封顶价为4亿元。当竞买人出价到本轮拍卖封顶价4亿元时,触发熔断机制,本轮拍卖自动结束,开启第二轮拍卖。第二轮拍卖起拍时间为第一轮拍卖结束后48小时内。第二轮拍卖起拍价为4亿元,保证金8000万元,加价幅度200万元或200万元整数倍,封顶价为6亿元,第三轮拍卖封顶价8亿元,以此类推。本次拍卖的标的股权存在优先购买权人。

据澎湃新闻查询,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已经是斯诺威第三次被拍卖。早在2020年2月,斯诺威54.29%股权就曾在京东破产拍卖平台上拍卖,当时的起拍价为8.49亿元,但因案外人对标的物的查封提出异议,拍卖被中止。今年5月的拍卖后,斯诺威“一战成名”,不过买受人谭威没有在规定时间内付清20.002亿元的购买款项,原因不明。

资料显示,斯诺威拥有四川省雅江县德扯弄巴锂矿、石英岩矿详查探矿权。2021年4月16日,四川省雅江县人民法院作出(2021)川3325破申1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受理斯诺威公司破产清算。2022年10月11日,四川省雅江县人民法院发布(2021)川3325破1号之三公告,裁定斯诺威公司重整。此外,斯诺威管理人近日在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发布公告,面向全国公开招募及遴选重整投资人。

11月20日晚间,锂矿企业盛新锂能宣布出手:拟参与本次斯诺威股权的竞拍,另一方面,打算视竞拍情况以直接或间接方式参与斯诺威的破产重整。

盛新锂能是闽商姚雄杰旗下盛屯系的上市平台之一。盛屯矿业是他于1998年获取的第一家A股公司,自2016年开始,姚雄杰入局盛新锂能,逐步取得实控权并将这家原本以板材为主业的上市公司打造为锂电新贵。

2017年至2021年,短短四年时间,盛新锂能四次增发新股,合计募集资金约31.58亿元。盛新锂能近年来全球买矿,产能不断扩张。目前,已建成锂盐产能7万吨,在建锂盐产能6万吨。锂资源方面,自有矿山奥伊诺矿业锂精矿生产规模约为7.5万吨/年(折合碳酸锂约1万吨),津巴布韦萨比星锂钽矿项目初步规划年产锂精矿20万吨左右,预计在2022年底建成投产。该公司还参股四川雅江县惠绒矿业合计25.19%股权、拥有阿根廷SDLA盐湖项目的经营权。

11月13日晚,协鑫能科宣布拟参与斯诺威破产重整案重整相关事项。公告称,公司董事会授予管理层代表公司直接或者间接收购斯诺威股权及债权资产、参与斯诺威破产重整案并根据实际需要开展各类交易事项以实现重整目的的权利。如本次能被遴选为斯诺威重整投资人,并获得斯诺威控股权,将有助于公司整合产业链资源,向移动能源上游原材料锂矿及电池材料行业进行业务延伸。

协鑫能科的介入方式或将有别于盛新锂能。实际上,正是协鑫系推动发起了斯诺威重整。

10月11日,雅江县人民法院根据债权人协鑫能科锂电新能源有限公司、四川锂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四川协鑫能科智慧科技有限公司及四川珩鑫新能源技术中心(有限合伙)的申请作出民事裁定书,裁定自当日起对斯诺威进行重整。据天眼查,协鑫能科锂电新能源有限公司、四川协鑫能科智慧科技有限公司为协鑫能科子公司,四川锂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四川珩鑫新能源技术中心(有限合伙)同为协鑫系关联企业。

上轮竞拍期间,已有协鑫系的身影闪过。彼时澎湃新闻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在竞拍前,协鑫已完成对斯诺威矿业99%的债权以及43%的股权收购。7月15日,斯诺威在眉山召开了破产案第二次债权人会议,债权人申请方和新的债权人会议主席均为协鑫能科旗下公司。

两家公司均在四川重点布局。盛新锂能的奥伊诺矿业目前拥有四川省金川县业隆沟锂辉石矿采矿权和四川省金川县太阳河口锂多金属矿详查探矿权,子公司参股的惠绒矿业拥有雅江县木绒锂矿探矿权。

协鑫能科8月15日发布募资预案,拟通过向不特定对象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募集45亿元,其中15.42亿元用于电池级碳酸锂工厂建设项目。该项目位于四川眉山,拟通过四川协鑫锂能新材料有限公司投资建设3万吨电池级碳酸锂产能。项目建设期为24个月,总投资17.5亿元。公开资料显示,担任四川协鑫锂能新材料有限公司总经理的邓自平,此前曾是四川能投锂业董事长,在锂矿和锂盐的中上游领域经验颇丰。

竞拍有风险,斯诺威资产亦存瑕疵

看似风光的锂矿探矿权背后,斯诺威的资产藏有暗礁。

资料显示,斯诺威锂矿位于川西甲基卡高原,矿床深度距离地表不超过200米,属露采矿床。根据云南陆缘衡矿业权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四川省雅江县德扯弄巴锂矿、石英矿详查探矿权评估报告》,在评估基准日(2021年6月30日)保有资源储量(331+332+333)(工业矿+低品位矿)矿石量2492.40万吨,氧化锂29.32万吨,氧化锂平均品位为1.18%。在不扣除矿业权出让收益情况下,德扯弄巴锂矿、石英岩矿详查探矿权的评估价值为9.74亿元。

竞拍公告和盛新锂能公告均提示了斯诺威拥有的德扯弄巴锂矿、石英岩矿现存风险,其中包括:

2016年8月,四川省国土资源厅公布德扯弄巴锂矿探矿权“增加期查矿种”价款127915.83万元,斯诺威未缴纳该价款,该评估结果已失效。

斯诺威拥有的四川省雅江县德扯弄巴锂矿、石英岩矿详查探矿权已于2021年6月30日到期,此前已办理三次探矿权保留工作。该探矿权能否取得第四次保留手续,以及后续探矿权转采矿权能否成功办理均存在不确定性。

因斯诺威在探矿权证取得及增补矿种阶段涉嫌存在违法、违规事由,相关行政部门正在组织调查工作。因此,探矿权保留工作推进缓慢且存在探矿权灭失的风险。

因斯诺威管理混乱,导致管理人在接收斯诺威时存在有关探矿权资料部分缺失现象。

竞拍公告还提示称,鉴于斯诺威已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且正在公开招募重整投资人,故,标的股权的竞买人应当自行承担在标的股权工商变更登记前后,斯诺威重整计划对出资人权益调整等系列风险;同时标的股权竞买人应当自行承担因斯诺威重整程序终止并被宣告破产而导致标的股权灭失等系列风险。

“一旦被管理人遴选为重整投资人,话语权就会更大。”中证报援引一位熟悉上市公司破产重整案人士的分析称,即使盛新锂能等公司通过竞拍方式成为斯诺威的大股东,但由于斯诺威已进入破产程序,大股东就变成了出资人,在斯诺威重整程序中并无法定的主导地位。除非其在控股斯诺威的同时基于特殊契机取得了斯诺威破产程序的主导地位,甚至能够有效阻止破产程序(比如提出“债权全清偿”计划),否则在管理人招募遴选重整投资人过程中并无特别的优势地位。若以债权清偿比例高低作为评价重整方案好坏的主要评判标准,对斯诺威债权拥有掌控权的重整投资人无疑具有相当的主导权。

颇为微妙的是,遴选重整投资人的截止日期为11月25日15时,管理人将在遴选结束后的3日内公布确定的重整投资人。而斯诺威股权拍卖则在11月25日上午10时开启。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 END -

908
0

首份百亿级基金经理四季报出炉!十大重仓股曝光 进一步聚焦新能源上游

  公募基金2021年四季报披露已拉开大幕。  继中银基金、安信基金之后,1月15日,国投瑞银基金披露旗下部分基金四季报。值得注意的是,旗下专注新能源领域投资的基金经理施成管理的4只基金全部披露了四季报,而这也是首位披露四季报的百亿级基金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