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发基金刘格菘:目前是市场的绝佳底部 这个位置不能再悲观了

2022.03.31 -

嘉宾介绍:刘格菘,清华大学经济学博士,11年证券从业经历,近8年投资管理经验,现任广发基金高级董事总经理,成长投资部总经理。

年内市场持续调整,底部已经到了吗?市场目前的位置已无需悲观?情绪何时将会扭转?今年最看好哪些行业领域的机会?对此,广发信基金基金经理刘格菘跟大家分享精彩观点。

刘格菘表示,目前市场的位置已经反映了大部分我们能够想像到的预期,没有必要再去放大悲观情绪,个人是非常乐观的,有很多非常好的资产在现在这个位置其实已经被错误定价。市场已经处于一个非常坚实的底部区域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要等待一些产业方向。现在最看好的,在公开信息里的持仓能够看到,就是光伏方向。

以下为文字精华:

1、广发基金刘格菘:市场情绪有望在一季报后扭转

主持人:这一轮下跌,主要影响因素有哪些?

刘格菘:我认为年初以来的回撤主要体现了几个预期:

第一个是大家对今年的宏观经济增长有个悲观预期,体现到这一轮市场里,现在经济还处于宽信用没有完全发挥作用的阶段。

第二是大家对海外尤其美联储加息的预期,以及其对新兴国家资本市场的影响有一定的担忧。

第三是最近的俄乌冲突导致了价格快速上升,对未来全球成本上涨的压力有所担忧。

第四就是资金面,这一轮市场波动A股市场里面抗波动资金占比不够大,所以导致了在波动当中有踩踏的情况。等到这种情绪释放后,我对市场还是比较乐观的。

主持人:您如何看待对于经济和股市走向的恐慌情绪?

刘格菘:每一轮市场调整里面,这种情绪都会伴随其中。现在底部的位置体现了多重利空叠加的影响,包括宏观经济的悲观预期,疫情的反复,海外加息,战事。

这个位置已经反映了大部分我们能够想像到的预期,再往后面看向下预期非常少,所以在这个位置没有必要再去放大悲观情绪。

反而我们应该静下心去想,我们选择的这些行业,包括中国具备比较优势的这些产业的方向和基础有没有变化,如果没有变化的话,就没有必要再继续悲观下去。

每一次这种极端的调整,往后看一年两年左右的周期,其实都是非常好的黄金坑。在这个位置我自己是非常乐观的,有很多非常好的资产在现在这个位置其实已经被错误定价了。

随着一季报逐渐披露,大家对中国一些高成长性行业有了信心后,市场的悲观情绪会逐渐扭转,中长期看一定会沿着基本面最好的方向去反应。

主持人:海外政策和市场对A股的影响如何?

刘格菘:大家担忧美联储加息对A股市场的影响,美国处于一个持续的通胀过程,美联储可能会连续加息,加息的幅度还不低。

但是一定要有新兴国家的货币贬值,只有这个情况发生的时候,可能才会影响海外资金对中国资产配置的一个预期。

但是我们看到,去年四季度以来,人民币的汇率稳定在6.36-6.4之间,没有看到货币的大幅度贬值。往后看要看美联储的加息幅度和节奏了,这背后一是要看能源价格到底能涨成什么样,二是看美国的经济复苏基础到底是怎么样。

再往下半年,可能美联储需要考虑的就是经济真正复苏的基础到底能不能够承受美联储的大幅加息节奏,我自己觉得不具备连续大幅度加息的基础。

2、广发基金刘格菘:市场政策底已经十分明确

主持人:3月中旬国家金融委召开会议,这次会议可能会对市场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刘格菘:我觉得金融委会议给了我们一个非常明确的预期,就是现在已经是一个非常坚实的政策底。

现在市场还处于一个磨底的过程,因为一些微观结构还没有修复,整体市场的负面情绪悲观情绪还没有完全扭转过来,但是我觉得市场已经处于一个非常坚实的底部区域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要等待一些产业方向。

从一季报之后,包括二季度的数据去验证,我相信一些景气度比较高的行业可能会重新迎来上涨的趋势。

回顾一下2018年10月份其实也类似这样的情况,是一个非常强的政策底,后续11-12月市场经历了一个磨底过程之后,2019、2020、2021整个权益市场都有一个比较大的发展。

我觉得因为现在这个位置反映的一些悲观预期比2018年的时候还要多,这就意味着现在的底部比当时的位置还要坚实。

再往后看可能磨底的时间也不需要很长,一季报在4月份的时候很快就披露出来了,基金经理包括投资人会沿着这个市场方向去寻找一些值得配置的资产。

很多资产由于前一段的非理性下跌,已经具备了比较好的投资价值。往往在整体市场处于负面悲观情绪的时候,却是值得重仓去配置的一个阶段。

主持人:回顾一下,2018年当时国内的货币政策等和今年有什么区别?

刘格菘:2018年和现在相比,最大的区别就是2019-2020年中国经济增长的基础要更有把握一些,当时也没有疫情。现在的不确定性是,国内最近一些重大城市的疫情反复影响了大家对稳增长政策发力效果的判断。

这就是一个跟时间赛跑的东西,现在这个时点看疫情跟2021年和2020年是完全不一样的。

第一是现在能看到,奥密克戎的传播速度虽然比较快,但是它的致病重症率和症状和当初的德尔塔和最开始的病毒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专家已经讲了它的症状是比较轻的。

第二,在现在这个时点我们看海外的一些特效药,包括国内的药,大概年内就会获得药监局的批准上市,这就是我们未来能够战胜疫情的一个最好的手段。等到新冠特效药出来之后,大家对于市场经济复苏的悲观预期会有一个比较大的修复。

主持人:当前时点您比较看好哪些行业和赛道?

刘格菘:过去的配置集中在高端制造业为主的方向里,现在我看好的行业没有变化。

从微观调研的数据,包括高频数据看,今年以来这些行业的景气度可能比去年三四季度的判断还要好。

之所以会有这种情况,我觉得已经建立全球比较优势的行业的护城河是非常宽的,这种行业里面的龙头公司其实已经在过去的发展过程中经历了很多动荡的格局,对产业链价格的扰动,包括需求的变化,企业家都有比较深的理解,可以做一些前瞻性的布局。

我们从很多行业里面都能看到优秀企业家对于整个行业的一些影响,我觉得这个趋势是确定的。我自己觉得企业的护城河除了生意本身带来的之外,更长期一些看,其实是企业家的领导力、产业聚集效应带来的企业护城河。

虽然今年有疫情扰动的因素,制造业环节里面可能有一些小问题,包括关键环节的停产停工,供给受影响,但需求层面很多方向是没有问题的。

全球比较优势的制造业一些代表方向,我觉得没有变化。而且我们对于今年这些方向一季报的趋势,包括今年全年的趋势,包括未来两三年大的成长确定性,我们是比较有把握的。

去年是受到了上游价格扰动因素的影响,今年看这些扰动的影响可能也逐渐缓解,甚至在未来一段时间可以解决掉。从这个角度看,今年一些全球比较优势制造业的龙头公司,除了量的增长比较确定外,业绩的弹性要比预期更好。

3、广发基金刘格菘:现在最看好的是光伏方向

主持人:能不能展开具体一到两个行业讲一讲未来的前景和优势?

刘格菘:我现在最看好的,在公开信息里的持仓能够看到,就是光伏方向。

代表这个方向的有很多资产,包括光伏、动力电池、储能、化工新材料都有这方面的特征。光伏是能够代表中国具备全球比较优势制造业特征的一个最好的行业。光伏的产业链大部分集中在国内,从上游的硅料、硅棒、硅片,到电池、组件,整个环节90%以上都在中国,受海外的供应链影响比较小。

同时在全球碳中和的趋势下,其是未来几年最确定的方向。去年光伏受到了上游硅料价格涨价的影响,行业盈利能力受到了一定压制,但是去年的龙头公司还是有成长性。

今年随着上游硅料龙头公司的产能不断释放,硅料价格价格会有缓解,如果硅料产能释放比较多,价格甚至有可能还会回到历史中枢位置。在这个趋势下,龙头公司盈利能力会比预期还要好。

储能、电力电池也具备这个特征,动力电池因为碳酸锂价格上涨比较多,导致整个电池环节有涨价,市场会担忧终端车企对电池的需求到底会不会有影响。我们看到一些新势力车企和传统车企现在在新能源车方向已经开始涨价了,我自己觉得这个涨价因素第一是上游价格资源上涨带来了,第二是汽车环节的缺芯导致的某些关键零部件价格上涨比较多带来的。

现在的短期扰动再往后看的话,可能随着国内盐湖以及新的锂矿资源不断发掘出来,碳酸锂价格上涨这么多,这个情况我觉得也是不可持续的,如果渡过这段时间之后,可能动力电池行业和光伏行业一样,都会迎来一个比较好的量增、盈利能力增的局面。

主持人:经历了这段时间的调整之后,如何看待接下来的市场?

刘格菘:现在肯定是一个底部区间,可能整体市场的信心恢复,包括微观结构的优化,包括市场资金面的改善,可能不是一个短期一蹴而就的过程,要珍惜现在这个位置的A股资产。

这种波动从历史上看有,但不是每个人都能把握住,现在这个阶段我们应该思考的是有哪些资产被错杀了。

中长期来看,这种极端市场里面被错杀的资产处于性价比最优的阶段。可能很快大家会从一季报里面得到一些启示和方向。

市场现在这个位置是比较乐观的,我觉得不能再悲观了,自己吓自己完全没有必要。这个位置是多重利空叠加的一个绝佳底部,这个底部可能比2018年的底部还要更加坚实。

现在很多人对于疫情的担忧,对于经济复苏的担忧,稳经济压力的担忧,可能还有一些属于观望,但是我觉得最好的方向资产其实现在已经有了,只不过需要数据去验证。

从全年角度看,我觉得整个公募基金收益率大概率可以回到正收益的区间,这个我是比较有把握的。当然可能今年大概率还是一个结构性的行情,结构性行情的基础从现在来看已经具备,过去看到的一些我自己能够选择出来的比较好的方向,符合我们框架方向的资产,过去一段时间由于性价比的原因不得不暂时不去配置,但是现在这个阶段其实有很多资产已经跌到了高性价比的区间,未来底部磨出来之后一定是结构性加上整体比较好收益的一个阶段。

- END -

729
0

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 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

  新华社北京4月29日电 中共中央政治局4月29日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审议《国家“十四五”期间人才发展规划》。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主持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