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嘉禾:基金应该持有多久?现在你还信任你的基金经理吗?

2022.05.06 -

你信任你的基金经理吗?这个问题,如果在2020年问出来,许多投资者会斩钉截铁地回答:“那是肯定!我太信任我神一样的基金经理啦!”

但是,如果在2022年再问这个问题,我们会得到多少肯定的答案呢?我试着问身边许多投资者“现在你还信任你的基金经理吗?”有意思的是,我得到最多的答案,不是“信任”也不是“不信任”,而是“我好久没有看我的基金账户了”。

从2020年到2022年,基金行业走出了一个典型的“扩张到收缩”循环。而这个循环也让我们发现,对于投资基金这件事,太多的投资者忘记了“如果决定信任一个基金经理,那么最佳的周期是永远”这个基金投资中的铁律。

在基金投资中,人们被情绪牵动,总是在基金净值上涨的时候,因为财富的吸引,而不是因为对基金经理投资水平的认可,就把钱盲目地投入到净值节节走高的基金中,即使这样做会付出更高的价格也在所不惜。

当基金申购完成以后,许多人对“买到的基金在过去两周净值又涨了多少”这样的问题如数家珍,但是对真正操盘的基金经理,却几乎没有多少实质性的了解。许多人知道某个基金经理长得有多帅,但是对他的持仓股、投资风格,却没有多少了解。

而当基金净值下跌时,人们又因为短期的亏损,盲目地对自己的基金打出一个大大的“负分评价”。这时候,人们早就忘记了曾经喊出的口号:“让专业的投资者做专业的投资工作”。投资者纷纷抛弃了自己的基金经理,觉得他们已经跟不上时代,却全然忘记了“哪怕再好的基金经理也一定有赔钱的时候”这个投资行业的铁律。

在2020年到2022年这个周期里,以上的事情就在股票类基金行业完整地发生了一次。根据Wind资讯的数据,在普通股票型基金分类下,2020年393只公募基金平均回报率为60.6%,2021年539只基金的平均回报率为10.0%,而2022年(截至5月4日)789只基金的平均回报率为-21.7%。

本来,基金投资有涨有亏,是太正常的事情。即使是巴菲特这样的传奇投资者,也在有些年份里大幅亏损。但是,人们却在2020年对基金投资的热情无比高涨,甚至喊出“永远的神”这样狂热的声音。转眼到了2022年,随着基金净值的下跌,当年喊出“永远的神”的投资者,又有多少还在支持自己的基金呢?有多少还在给自己的基金经理“打CALL”,继续信任他们呢?

投资基金

就是投资基金经理

对于基金投资来说,最重要的是对基金经理本人的研究。要知道,即使在最流程化的基金公司里,基金业绩的好坏,主要取决于基金经理本人。因此,投资基金就是投资基金经理,这句话可以说至少讲对了70%。

那么,怎么研究基金经理呢?其中的方法很多,在此就不一一枚举。总的来说,我们就是要从各方面收集这个基金经理过去的数据,尽量看清楚他到底怎么投资的。

举个例子,我们需要了解基金经理的换手率,看看和基金经理宣传的投资风格是否匹配。简单来说,基金的投资有三种风格:交易型、偏重估值型、寻找成长企业型。

交易型的基金换手率往往最高,在中国市场往往高达300%以上,甚至高达1000%乃至更多(指基金当年股票交易量除以基金净值,在基金年报中有数据)。

偏重估值型的换手率则居中,因为基金经理需要不断卖出高估值的股票、买入低估值的股票,但是相比于交易型投资机会,这种交易又不会频繁发生。一般来说,这类基金的换手率在100%到300%之间较为常见。

对于投资成长型股票的基金来说,换手率往往是最低的。基金把资产投入一家公司,然后就等待公司的成长。一家企业的成长周期至少2到3年,多则5年以上。因此,这类基金的换手率不会太高,经常只有百分之几十。

如此,通过观察基金的换手率,投资者就可以对基金的投资风格有所了解。

再比如说,我们可以仔细研究基金各个报表里的重仓股变化。公募基金每年要发布4份报告,每份报告中都会列明当时持有的前10大重仓股。如果一只股票是这个季度新加入投资组合的,我们就可以根据股票这个季度的走势、估值等因素,大致判断一下基金经理买它的原因。这样的分析多了,我们对基金经理的投资水平,也就会有大概的认识。

当然,这里只是举两个例子而已,要真想看明白一位基金经理的投资水平,需要观察许多细致的指标,进行多方面的调研。甚至对于有足够实力的投资者来说,有机会的话最好多接触一下基金经理本人,找一下面对面相处的感觉。要知道,“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看人选人,从来都是最具有挑战性的事情。而关系到钱的事情,再怎么仔细都不为过。

基金应该持有多久?

在找到真正优秀的基金经理以后,投资者就面临一个问题:我们应当持有这只基金多久呢?对这个问题,我的答案是永远。要知道,找到一个好的基金经理非常不容易,而一个好的基金经理,常常可以终身为投资者带来超额回报。正所谓“一年之计,莫如树谷;十年之计,莫如树木;终身之计,莫如树人”,现代的投资者选择基金经理,就好像企业家选择下属、古代的君王选择大臣一样,哪有频繁换人,还能做好的事呢?

但是,对于许多投资者来说,他们根本不是通过这样一套“仔细找到好基金经理、然后永远信任他”的方法,去进行基金投资的。人们在基金净值上涨的时候追入,在下跌的时候骂娘,该投资的基金不坚持投资,不该投资的时候乱投资。而对于最根本的问题,即“基金经理究竟如何”,却根本没多少人关心。

在中国经典著作《晏子春秋》里,就曾经记载了一则古代治国版本的基金投资故事。

有一次,齐景公让晏子管理东阿这个地方。过了三年,“毁闻于国”,整个齐国都骂晏子是个垃圾地方官儿。齐景公听了以后不开心,打算把晏子免职,让他卷铺盖滚蛋。

晏子挨骂以后,对齐景公说,等一下!我知道错在哪儿了!请再给我三年,肯定可以做到“三年而誉必闻于国”,大家都说我好话。齐景公说好吧,就又给了晏子一个机会,再让他去管理东阿。过了三年,果然全国都夸晏子是个好官。齐景公很开心,决定重赏晏子。

结果,晏子又说,再等一下!你先别赏,君王你这个赏赐我不敢接受。为什么第一个三年全国都说我是坏官呢?因为我当时到了东阿,造桥修路,于是当地的懒惰之人骂我;在民间奖惩公平,赏善罚恶,于是当地的坏人骂我;判案奉公守法,结果践踏法律的豪强骂我;不给官员乱发钱,结果官员骂我;对地方上的贵族不给予特殊照顾,结果贵族骂我。这些人都是讲闲话的时间很多、影响力很大的人,纷纷到君王你这儿说我坏话。而得到实惠的只有老百姓,但是老百姓平时又忙、在朝廷里的声音又小,君王你听不见啊。于是,“三邪毁乎外,二谗毁于内,三年而毁闻乎君也。”

晏子继续说,到了第二个三年,我完全反其道而行之,该做的事情不做,不该做的事情乱做,贪赃枉法之徒受益,权贵势力横行,老实人吃亏。结果,坏人都来说我的好话,基层老百姓只能被压迫。之前我差点受罚的事情其实应该受赏,今天差点受赏的事情其实应该受罚,所以我不敢受你的赏赐啊!

齐景公听完,大为震撼,“当诛者宜赏,当赏者宜诛”,如此治国,长此以往,齐国岂有不败之理?于是,齐景公彻底看清了晏子的贤能之才,任用晏子以举国之政,三年而齐大兴。

对于今天的投资者来说,我们在购买基金的时候,有没有出现“当诛者宜赏,当赏者宜诛”、“该投资的基金不坚持投资,不该投资的时候乱投资”呢?其实,分辨我们的基金投资做得是否正确,有一个很简单的方法。在基金净值大幅下跌时,问问自己“我还信任我的基金经理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恭喜你,你大概率是看清了基金经理的长期水平。反之,你就得思考一下,当初究竟是为什么买了这只基金呢?

(作者系九圜青泉科技首席投资官)

(文章来源:证券时报网)

- END -

401
0

阮富仲:疫情使越南经济社会发展面临巨大挑战

  据越通社报道,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7日在河内表示,受新冠疫情影响,越南今年经济增速预测仅为3%左右,远低于此前国会设定的6%目标,经济社会发展面临诸多困难和巨大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