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元贬值、工资不涨 在日本银行上班不如在加州卖汉堡?

2022.11.01 -

日元贬值、通胀走高、但薪资不涨,这一现象近来引发不少日本媒体的热议。媒体指出,随着日元跌跌不休,年轻人在日本大银行上班,还不如在加州快餐店里卖汉堡赚得多。“停滞不前的薪资”不仅令日本民众感到无奈,更让在日本务工的外籍劳动者备受煎熬,考虑“逃离日本”。

日元贬值拉大收入差距

日元大幅贬值下,日本媒体纷纷“吐槽”国内的收入水平。

如果将2022年各国的平均最低时薪换算成日元,日本为961日元,卢森堡约为2350日元,澳大利亚约为2000日元、德国1760日元、英国1610日元,美国加州约为2220日元,都比日本高出不少。

更令日本人眼红的是,加州在今年9月通过了一项法律,规定为改善快餐从业人员的劳动条件,从2023年1月起将最低时薪上调至22美元,约合3250日元,比日本的最低时薪高出三倍多。

日媒称,即便从日本顶尖大学毕业,进入负有声望的大银行工作,初入职场的年轻人也只能拿到2000日元左右的时薪,还是比不过在加州卖汉堡。

日本民众评论称,日本素以勤勉工作闻名,但现在“丢人的”薪水让在日本工作“看起来很傻”。

分析认为,日本薪资与各国的差距较大,除了长期以来涨薪幅度很小以外,主要还是因为近来日元历史性的贬值。

今年以来,美元指数上涨超过15%,日元对美元已贬值约30%,跌至30年来的低点。与此同时,与年初相比,日元对欧元和英镑也各贬值了10%左右,对亚洲货币,如越南盾贬值了20%左右。

当然,日本“酬不抵劳”也有长期以来的社会因素。

过去30年,日本的平均薪资涨幅水平几乎呈一条水平线,远低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平均水平。这主要是因为在长期通缩背景下,日本的企业经营者和雇员对待涨薪的态度都更为保守。

根据日本调查公司帝国征信的调查,面对开支上升,许多日本企业更愿意控制人力成本来压低开支,而不是提价让消费者来分摊。

此外,今年以来的通胀也让薪资问题更为凸显。

10月东京物价同比上涨3.4%,是1989年10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对日本工薪阶层来说,今年工资没涨,iPhone新款手机却涨价了20%。

日本民众调侃,在国内辛苦加班,还不如去国外当个寿司师傅。

举例而言,在新加坡的餐饮店做厨师,月收入可达30万-50万日元,如果做到店长,则有可能月入百万日元。

外籍劳工“逃离日本”

随着日元跌跌不休,越来越多外籍务工者开始“逃离日本”。

“以前寄回去的钱还能维持家人的生活,但现在已经不够了……为了我的家人,我想去日本以外的其他国家。”来自孟加拉国的胡达向朝日电视台表示,由于日元贬值,他的工资换算成本国货币的金额也跟着大幅缩水,导致一家人的生活难以为继,因此想要离开日本。

日媒担忧,如果日元继续贬值,可能导致外籍劳工和人才外流,进而产生更深远的影响。

《日本经济新闻》报道称,按美元计算,日本工资在过去10年里下降四成,与亚洲新兴市场国家的差距正在迅速缩小。尤其在建筑和护理等需要劳动者的行业,“远离日本”的趋势已经开始出现,外籍劳动者比日本人更深切地感受到了日元贬值带来的“痛苦”。

报道还指出,如果外籍劳动者大量流失,可能加剧部分行业劳动者短缺的风险。

数据显示,2021年日本外籍劳动者占全部适龄劳动人口的2.5%,约为172万人。

以外国人比例较高的日本建筑行业为例,业内人士警告称,“如果不提高工资,建筑一线或将陷入停顿”。

日本共同社称,若按1美元兑140日元计算,预计2022年日本GDP将时隔约30年后再度低于4万亿美元,日本购买力和人才吸引力双双下降。

最大工会要求加薪5%

日本央行上周五再次谈及提高工资的重要性,称企业加薪才是可持续地实现2%通胀目标的关键。一些官员认为,随着物价上涨范围越来越大,工资也需要随之大幅上调。

日本最大的工会组织Rengo日前表示,将要求明年加薪5%左右,以补偿不断上升的通胀率,高于今年设定的4%的目标。

分析人士称,尽管日本今年迄今实际工资只增长了2%,但工会雄心勃勃的目标,以及首相岸田文雄对加薪的关注,给企业带来了加薪压力。

不过目前的情形是,很多企业仍对加薪踌躇不前,因为担心在当前经济形势下,企业的业务前景不稳定。

彭博社指出,今年日元贬值叠加通胀,可能为日本“不见涨的薪资”带来新风,但加薪路径依旧艰难。此外,日本劳动市场还存在流动性低、全职与兼职差异大、起始薪资低等诸多“顽疾”。

报道称,日本不可能重回1970和1980年代“全民中产”的经济高速增长期,这一轮日元的迅速贬值对未来日本经济造成的影响可能是深远的。

(文章来源:上观新闻)

- END -

486
0

胡润研究院:中国“富裕家庭”数量已达508万户 未来10年将有18万亿财富传给下一代

  4月14日,胡润研究院携手青岛意才联合发布《2021意才·胡润财富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1月1日,中国拥有600万元总财富的“富裕家庭”数量已经达到508万户,比上年增加7万户,增长率为1.3%;拥有千万元总财富的“高净值家庭”数量达到206万户,比上年增加4万户,增长率为2%;拥有亿元总财富的“超高净值家庭”数量达到13.3万户,比上年增加3300户,增长率为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