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开年迎大涨!前两交易日共升700点 今日盘中再走强 节前能否延续升势?

2023.01.05 -

进入2023年后,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延续升值行情。在开年后的前两个交易日里,人民币即期汇率累计上升近700点,突破6.90关口。今日开盘后维持强劲势头,在岸和离岸人民币一度升值超200点,盘中行至6.88下方;在岸人民币16时30分收盘报6.8731,较上一交易日上涨94点。

整体来看,截至1月4日收盘,人民币汇率较全球主要货币保持升势,较美元升近1%,较欧元升0.7%,较英镑升0.8%,较日元升0.5%。

业内观点认为,经济修复进度快于预期可能是人民币汇率近期走强的重要原因,叠加企业季节性结汇需求通常会带动升值趋势。同时,也有业内人士强调,虽然短期内人民币对美元快速走高,但主要节奏仍保持双向波动、稳中有升,建议可关注6.80至6.85一带的阻力水平。

经济预期回暖助推人民币币值大涨

具体来看,在2023年的首个交易日,人民币汇率就迎来“开门红”,开盘后不久,离岸人民币便收复6.90关口,为2022年9月2日以来新高,最终小幅收涨0.03%;在1月4日,在岸和离岸人民币时隔近4个月,回到6.90下方。

就人民币汇率快速回升而言,中金公司外汇研究专家李刘阳认为,一个重要的支撑因素在于我国经济的修复速率可能快于预期。“从实际情况看,我国本轮疫情的达峰和回落的时间跨度比海外更短,这或许意味着经济修复的速率可能会快于此前的市场预期,经济活动的快速恢复给予了中国资产乃至人民币汇率更多溢价”。

同时,季节性结汇需求的集中释放也是另一大支撑动能。李刘阳进一步分析称,在农历春节前,出口商的季节性收汇与结汇的行为会使得人民币汇率走强,这是由于季节性出口结汇的需求所带来的市场影响往往会被偏弱的市场流动性所放大,从而引起较为显著的波动。

还有市场人士认为,随着CFETS货币篮子权重在新年后进行调整,美元指数波动对人民币汇率的影响或将下降。

这一判断在新年后的汇市行情中有所显现。进入2023年,美元指数已连续三个交易日(1月2日至1月4日)走强,重新回到104上方,在美指上涨的背景下,人民币汇率并未走贬,升值势头更甚。

华创证券宏观张瑜团队指出,在CFETS货币篮子新权重下,美元指数波动对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的影响有所下降,主要是因为美元指数货币篮子中主要币种欧元、日元、英镑的权重均有所调降。

据其测算,假设美元指数主动升值1%,即美元指数篮子内的所有货币同步升值1%,在新的CFETS系数下,人民币中间价的贬值压力为贬值0.348%,而在旧的CFETS系数下,人民币中间价的贬值压力为贬值0.359%。

本月人民币或在6.85至7区间内双向波动

对于此轮人民币汇率的接连走强,多位市场人士强调,这并非是独立的单边升值,今年人民币汇率仍将以双向波动为主。日前召开的中国人民银行工作会议也继续要求,“2023年,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邵宇佳表示,美联储加息步伐短期内不会停止,国内外货币政策保持分化,这仍是压低人民币的因素。随着经济基本面恢复对人民币的支撑,叠加年底释放的结汇需求,预计1月份人民币汇率在6.85至7.00区间双向波动。

“短期看,6.80至6.85一带或是值得关注的阻力水平。”李刘阳表示,首先,在岸人民币和离岸人民币的200天均线分别处于6.82和6.86.这是去年4月人民币开启贬值行情以来未曾突破的水平;其次,也是去年5月人民币第一轮贬值的低点所在。人民币汇率在8月份重新跌破6.80后,开启了去年的第二个贬值波段,监管由此重启了多个稳汇率预期政策。

就美指走势的影响来看,恒生中国首席经济学家王丹对财联社记者表示,最近由于美国通胀暂时缓和,美元有过短暂下行,但这并不代表美联储政策将有重大转向,美国通胀压力主要来自上涨的工资和租金,短期内难以消除。另外,全球不确定性上升,也对美元资产需求升高。“美联储加息至少要持续至2023年二季度,因此美元升值压力有望持续。”她表示。

民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温彬分析称,全球经济衰退或可对美元形成一定的支撑,1月份美元指数可能仍有一定程度的波动。1月份人民币汇率大概率仍将维持双向波动,或略有升值,美元兑人民币汇率波动中枢或在6.9左右。

基于更长的期限,英大证券研究所所长郑后成认为,从中美两国宏观经济基本面、美联储货币政策走势、美元指数的周期规律、人民币汇率的周期规律看,2023年人民币汇率升值压力大于贬值压力,外汇市场在2023年大概率稳定运行。

对于全年的外汇储备,国家外汇管理局日前召开2023年全国外汇管理工作会议提出,要“完善外汇储备经营管理”,“保障外汇储备资产安全、流动和保值增值”。

“在2023年美国宏观经济承压的背景下,预计2023年我国外汇储备大概率要高于2022年,且2023年下半年外汇储备大概率高于上半年。”郑后成表示,这一判断的主要依据是,在当前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与3个月期国债收益率倒挂的背景下,美联储大概率在2023年3季度降息,这同时利空美元指数以及10年期美债收益率,进而对下半年我国外汇储备形成双重利多。

(文章来源:财联社)

- END -

652
0

证券日报头版:A股该如何抵御美联储加息扰动?

  美联储周三的利率决议,释放了今年3月可能加息的强烈信号。美股不出意料地做出强烈反应,A股也受到不小扰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