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见滞胀|缺货率升至70%!美国奶粉供应短缺将持续多久?

2022.05.30 -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局长卡利夫预计,美国婴儿配方奶粉短缺问题可能要到7月底才能完全解决。

近段时间以来,美国婴儿配方奶粉短缺问题持续发酵。根据Datasembly公布的最新数据,截至5月22日当周,全国婴儿配方奶粉的缺货率上升至70%,显著高于此前一周45%的缺货率。

为缓解短缺问题,美国正在加大进口力度。当地时间5月27日,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发布消息称,澳大利亚计划为美国提供至少125万罐婴儿配方奶粉。这些产品有的已在库存等待运输,有的将在未来几周和几个月内陆续生产。

FDA预计,鉴于其正在采取的放宽奶粉进口灵活性的举措,加之雅培在密歇根州斯特吉斯的工厂近期有望恢复安全生产,未来美国将实现越来越多的婴儿配方奶粉供应。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安托斯(Antos) 指出,从海外进口婴儿配方奶粉是明智之举,但行动并不够及时。为了避免短缺,FDA本应更快放宽关于营养和标签方面的监管要求。此前,这些要求限制了美国进口大部分欧洲生产的配方奶粉。

在“奶粉危机”来袭之前,美国民众消费的婴儿配方奶粉中98%都源自国产。其中,雅培、利洁时、嘉宝三家公司占据95%的市场份额,而雅培的市场份额约为42%。

中国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院务委员兼合作研究部主任刘英研究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此次美国婴儿配方奶粉短缺的直接导火索源自雅培在2月召回几款涉及病例感染控诉的配方奶粉,同时关闭了位于密歇根州斯特吉(Sturgis)的工厂。考虑到该公司的市场占有率,短期内其他生产商较难填补供应缺口。

同时,刘英指出,为了保障供应安全,美国政府对于农产品及其他必需品的生产主要依靠国内,进口“壁垒”比较高。就婴儿配方奶粉而言,除了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对进口商在营养、安全等方面的标准限制,美国对外国配方奶粉的关税高达17.5%,这也阻碍了海外奶粉生产者进入美国市场。然而,此次雅培停产引发的“奶粉荒”主要折射出其国内供应链的脆弱性。

一家工厂掀起的“涟漪”

今年2月,美国最大婴儿配方奶粉生产商雅培宣布召回几款配方奶粉,同时关闭了涉及婴儿感染细菌病例的工厂。受此影响,美国婴儿配方奶粉短缺问题加剧,有些地区出现货架空空、“一罐难求”的局面。

近几个月来,美国婴儿配方奶粉缺货率不断上升。根据零售市场分析公司Datasembly公布的最新数据,截至5月21日当周,美国超2/3的州的缺货率超70%,其中,密苏里州、明尼苏达州、内华达州、蒙大拿州、路易斯安那州、亚利桑那州和犹他州的缺货率超80%。

Datasembly称,持续的供应链约束、产品召回和通胀担忧加剧了婴儿配方奶粉的稀缺。

刘英向21记者分析,受奥密克戎毒株影响,去年12月美国民众囤货较多,在去库存的过程中各奶粉生产商产量有所下降。同时,美国通胀持续高企,奶粉等食品的需求弹性小,而供给受成本上升影响有所削弱。在此背景下,雅培作为美国最大奶粉生产商,其采取的停产举措造成的供应缺口较难及时被填补。

同时,刘英补充,此次奶粉短缺问题也暴露出美国在政府监管及其应对效率和政府执行力方面都有待提升。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去年10月收到关于雅培奶粉生产流程方面的诉状,随后12月与雅培约谈、今年1月进行检查。雅培今年2月主动召回产品与停产,至今已过去3个月。整个过程中,监管方的执行效率不高,政府在应对举措上行动不够及时。

供应短缺背后需要思考的是,为何一家公司的工厂停产对整个行业的影响如此明显?

“这反映了行业过度集中而缺乏供应链备份增加了供应链的脆弱性。”刘英表示,自2007年以来美国婴儿出生率持续下降,需求层面对整体奶粉行业繁荣发展的提振作用不强。与此同时,美国管制政策为美国婴儿配方奶粉市场的垄断提供了生长的土壤。

她对记者解释,受关税、营养与安全等贸易规则及壁垒限制,外国奶粉生产商进入美国市场的门槛较高。而自1989年伊始,美国联邦政府要求每个州选择一家公司为低收入家庭提供婴儿配方奶粉。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雅培是获得联邦合同的三家婴儿配方奶粉制造商之一。当前,雅培与参加美国农业部“妇女、婴幼儿和儿童特别补充营养计划”(WIC)的低收入家庭签订的供货合同占比近1/2.多重因素叠加下,雅培的一点“风吹草动”对整个行业可能产生较大影响。

美国“奶粉荒”将持续多久

在美国,75%的婴儿在6个月大的时候都在食用配方奶粉,这使得婴儿配方奶粉短缺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

据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5月27日发布的消息,总部位于悉尼的制造商澳大利亚巴布斯公司将向美国供应至少125万罐婴儿配方奶粉。其中,一些婴儿配方奶粉已备妥运输,更多的将在未来几周和几个月生产。

过去一周,已有两架载有配方奶粉的飞机从欧洲运抵美国。5月22日,足够9000名婴儿和1.8万名幼儿食用一周的奶粉由一架军用飞机从德国拉姆斯坦空军基地(Ramstein Air Base)运抵印第安纳波利斯机场。5月25日,一架载有10万磅婴儿配方奶粉的联邦快递货运飞机抵达华盛顿杜勒斯国际机场。

为缓解供应短缺,美国总统拜登5月18日宣布“飞行配方奶粉行动”(Operation Fly Formula),旨在加快婴儿配方奶粉的进口,并开始尽快向商店供应更多配方奶粉。根据“飞行配方奶粉行动”,美国农业部和卫生与公众服务部(HHS)被授权使用商用飞机运送符合美国健康和安全标准的海外婴儿配方奶粉。

5月17日,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发布了一项指导意见,允许主要配方奶粉制造商安全进口目前尚未为美国市场生产的配方奶粉。

在放宽部分进口规定、鼓励新的供应商提供婴儿配方奶粉的同时,尽快增加国内奶粉供应也被提上日程。其中,重新开放雅培此前停运的工厂无疑是解决短缺问题的关键一步。

5月25日,雅培表示,计划6月4日重启位于密歇根州斯特吉斯(Sturgis)的工厂。不过,该公司称,恢复生产后要让婴儿配方奶粉“回到”商品货架需要6周-8周的时间。5月17日,雅培与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就重启工厂达成一致。

国家层面,美国总统拜登于5月18日援引《国防生产法案》(the Defense Production Act ),要求供应商优先将资源提供给婴儿配方奶粉制造商。“依托DPA的授权可以指导企业根据需要,优先安排和分配关键婴幼儿配方奶粉原料的生产,这将有助于提高产量、加快供应链速度。”美国白宫在发布的声明中称。

虽然拜登政府已采取系列举措来缓解婴儿配方奶粉短缺,不过围绕“谁应为奶粉危机负责”的讨论仍在持续。华盛顿州共和党众议员罗杰斯(Cathy McMorris Rodgers)将奶粉短缺归咎于FDA和拜登政府未能及早采取行动。

5月24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对婴儿配方奶粉危机展开调查,旨在阐明导致婴幼儿配方奶粉市场集中的因素,以及这些关键产品的供应链的脆弱性。FTC主席丽娜( Lina M. Khan )在公开调查的同时发表了一份声明。她在声明中指出,将研究婴儿配方奶粉市场的合并和收购模式,以便更好地了解目前的情况并为未来的举措提供信息。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局长卡利夫( Robert Califf )5月26日在参议院卫生委员会的听证会上也表示,需要讨论政府是否应该建立一个全国性的配方奶粉储备“后备库”,以防范未来可能出现的供应中断。同时,卡利夫认为,美国婴儿配方奶粉短缺问题可能要到7月底才能完全解决。

考虑到最近婴儿配方奶粉产品进口灵活性有所增加,FDA5月24日初步估计,6月伊始将有约200万罐婴儿配方奶粉在美国商店上架。同时,该机构还宣布不反对将约30万罐先前由雅培在密歇根州斯特吉斯生产的、以氨基酸为基础的婴儿配方奶粉发放给急需的个人。这些产品在供应前将进行微生物测试。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END -

534
0

美股三大指数走势分化 银行、油气股普涨

  美东时间周五,美股三大指数走势分化,截至发稿,道指上涨0.77%,纳指下跌0.41%,标普500指数上涨0.31%。银行、油气股普涨,富国银行涨超2%,花旗银行、高盛、摩根士丹利涨超1%;西方石油涨超4%,阿帕奇石油涨超2%。